馬以總統身分 出席艾未未的「缺席」

聯合晚報 /2011-11-25 /黃國樑 /特稿

艾未未接受中央廣播電台專訪時說,「不僅是我的缺席,而是台北或者台灣在國際政治上的缺席,他們遠遠的漂離了政治的主流,因為他們從來不敢光明正大的說出自己合理的權益」。馬英九下午去看艾未未展,算是對艾未未這個評價的反駁,馬用行動宣示,對於人權,從不缺席。

艾未未被關押81天獲釋後,雖受中共警告不能對外發言,但他最近漸漸發聲,接連接受台灣幾家媒體訪問,包括央廣與公視。他在這兩個訪問中,都含蓄地指控了台灣面對中共的怯懦。

在公視的節目上,他說,北美館從未正式對他發出正式邀請,在央廣訪問,他說,「聽說台北的政界表現得很曖昧,做為一個小島政治完全屈服一種『強權』,我覺得挺有意思」。

然而艾未未不知道的是,北美館展出艾未未,是華人世界中第一個艾未未展,這其實就是一個不屈服的舉動,就是一種伸張,就如同艾未未也是用藝術表達抗議。

艾未未認為光是展出的行動是不夠的,艾未未4月3 日在北京首都機場被捕,就是準備搭機經香港前來台北商談這次展覽細節,艾未未說,「我第一次被捉是在機場,是來台灣的路上,這也可能是他們捉我的原因之一,他們可能以為我到台灣來要種什麼花 (指茉莉花),我覺得這個很搞笑。」

這是艾未未的主觀,在價值的呈現上,這種要求也算客觀。但作為台灣的主政者,畢竟有一般的現實利益必須照顧,有政經的情勢必須平衡。一國之領導者,不能僅以理想,率全民蹈赴一場激烈而可能招致重大損害的抗爭。

馬英九仍然回應了艾未未,他畢竟了解,若是艾未未的展,只是一種文化舉動,而沒有政治行動,就枉費了艾未未在台灣展出,所可能創造的政治想像,他用最高規格的行動,用他的總統身分,親自去看「缺席」的艾未未。

這個行動具有無法讓人忽視的無畏,馬英九在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無法出席頒獎,以及艾未未的首次華人世界展出上,都發出了聲響,甚至在百年國慶文告上,也曾與胡錦濤的辛亥百年談話針鋒相對。

馬英九以行動堅持該有的價值,詮釋了作為領導者應有的高度,在這個行動上,我們應為他的不缺席,報以掌聲。


  • 留言請注意騜城內的和諧,維持善良的風氣。
  • 有新聞或文章要分享請以連結代替轉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