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生蔡英文,何生周美青

唐湘龍 /2011-12-08

我是「愛馬仕」,愛馬人士。自動自發。但是,我不是「馬友友」。我和馬英九不熟。跟周美青,更不。

工作20多年,我沒有跑過馬英九新聞。但這不是不熟的原因。很多跑過的同業,也不熟。很難熟。最神奇的,馬在政壇打滾這麼久,竟然連一篇「馬夫人」的專訪都沒出現過。偶而看見周美青的報導,都是「側寫」。什麼叫側寫?就是近身觀察,他人轉述,加上猜。準不準?不知道。也沒看她否認過就是了。

人在江湖(官場),身不由己。但人在江湖,竟然一切由己,我想得出來的,也就周美青了。江湖竟然由她。她是江湖特例。江湖為她開例。江湖有江湖的規矩,這不是「我行我素」就能辦到,她辦得到,因為她得到江湖的尊重。這在政媒圈子裡,神奇透了。

這些年,她被江湖「尊重」到什麼地步?尊重到唇如槍,舌如箭的民進黨,到現在,還沒人公開講過一句不好聽的話。唯一想抹黑周美青失敗的,叫金恆煒。在台灣,不是民進黨,要不被民進黨嫌,這已經到達「藝術」的層次了。

因為自承是「愛馬仕」,常被誤認是「馬友友」,問我周美青。天哪,我哪知?連馬英九都不知道周美青今天會在哪裡出現,我哪知道周美青的事兒。我都故意擺出「一言難盡」的表情,說:「她是政壇的『黑洞』。」黑洞,就是體積無限小,質量無限大,「理論上」確實存在,但觀測不到。講完,大部份的人,都接不上話。

講了半天,只是想讓大家稍微可以理解,為什麼周美青「輔選」是個話題。因為,她從不預告行程,媒體不知,地方不知。遇到,算運氣。錯過,剛剛好。只知道她從不玩藍綠官夫人傳統「扮仙」的遊戲,不管關心什麼,參與什麼,被關心,被參與的,都信任她的真心。三年多來,她在弱勢、原民、藝文領域,成功撒種、收割。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當她站上街頭,那些用撲的,撲上來的群眾熱情,當然會讓想沾光的選將們流口水。

批評周美青,會受傷。我知道,這非常、非常困擾民進黨。尤其,拿周美青和吳淑珍、洪恆珠一比,簡直像照妖鏡,個個原形畢露。選舉當然是選總統。選票上是馬英九。但周美青的能量,讓「第一夫人」成為「看不見的候選人」。余光中老人家幽幽吐出的那句:「難道我們要換掉這個『第一夫人』嗎?」成為大家必須思索的問題。

馬英九懼內。這是登記有案的。但陳水扁懼內,也是人盡皆知。所以,重點不在「懼內」,而在「懼」什麼「內」。「內」的品質,決定了「懼」的價值。馬英九的懼內,價值非凡。

如果講到這裡,大家還是覺得很抽象,那我這樣講好:馬英九的「反對黨」,是周美青。馬英九的「防腐劑」,是周美青。雖然我覺得,沒有周美青,以馬英九的個性,也壞不到哪兒去。但周美青的「嚴厲監督」,讓大部份的人可以安心:在你看不到「總統」馬英九的時候,「人夫」馬英九幹不了什麼壞事兒。有一半的人,信任馬英九,所以支持馬英九。還一半的人,不一定信任馬英九,但信任周美青,也可以支持馬英九。這是關于周美青的民調裡,所顯現的政治意義。

有這樣的老婆,哪裡還需要反對黨?雖然反對黨黨魁叫蔡英文,也是女的。但因為周美青,這場選舉,註定:為難女人蔡英文的,是女人周美青。「既生蔡英文,何生周美青?」人生嘛,總有些無奈,講不出道理。


  • 留言請注意騜城內的和諧,維持善良的風氣。
  • 有新聞或文章要分享請以連結代替轉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