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給林益世那麼大的膽子?

中國時報 /2012-07-03 /社論

少年得志大不幸,行政院前秘書長林益世捲入索賄弊案正是最佳例證。包括他的辯護律師賴素如看到相關卷證都不可置信,勸林益世以認罪爭取自新機會,此案對以清廉為最高標準的馬政府不啻是一記重擊,而林益世也確實辜負了一路栽培提拔他的馬英九總統。

林益世出身政治世家,父親林仙保是前省議員、更是地方派系重量級大老,儘管基層政商生態遠比台北更複雜也更糾結,選民服務包羅萬象;但在他父親從政歷程中,從來沒有聽說喬事情鬧出這麼大的索賄收賄事端。做為年輕一輩的新生代,林益世是以「形象牌」行走政壇,初試啼聲當選立委表現不俗,捍衛國民黨政策不遺餘力,因此躋身馬英九最信賴的馬家軍之列,儘管年初立委連任失利,卻未影響執政高層對他的信賴,旋即入閣出任最年輕的行政院秘書長。

這樣的經歷讓人不解,林益世為什麼會做出馬英九不可能容忍的索賄情事?而且,照爆料廠商陳啟祥的說法,林益世索取高額款項不是先例,而是多年前立委任內即開始,熟悉地方生態的人都知道,中鋼做為南台灣火車頭產業的國營事業,不分藍綠伺候立委多年,不論是地方回饋金、或者部分人事和工程關說,乃至其子公司、孫公司的供料,都有立委插手的可能;但是,根據廠商爆料內容,林益世索賄金額非同小可,六千三百萬不夠,還要八千三百萬,身為馬英九最信賴的子弟兵,林益世怎麼有膽妄為至此!

更誇張的是,林益世身為民代拿錢辦事已然非法,民代容或有政治獻金的灰色地帶,轉任政務官之後,操守是黑白分明不容模糊的最低界限,怎麼還敢開口索賄?民進黨失去政權最主要的原因就在貪汙,扁家弊案爆發時,林益世是如何痛批貪汙不法,他不會不知道政務官膽敢開口,即使貪汙未遂還是不法,根據爆料的錄音光碟,林益世竟說出,「(爐渣鐵合約)誰變,誰就是不尊重我,誰變,誰就是違背我的命令!」他還講,「(行政院)其實就只有三個人在上班,院長、副院長跟我而已,其他人都是我們的幕僚。」「中聯董事長的人事,是我上上星期批出去的,現在換這個鄭的(鄭宗仁),人事是我決定的,我批的。」「國庫的印章是我蓋的,也是我管的。」

這番完全失格的言詞,是無限放大了自己的權限,忘了自己是誰,還真自以為是「三巨頭」,舉凡被他點到名的,不管是不是倒楣,都值得檢討。院長、副院長為什麼放任林益世有這個權責,決定中聯董事長的人事?林益世喬供料都要八千三百萬,如果這個人事是林的決定,那麼背後有沒有不當利益?院長、副院長有沒有失職之嫌?難不成林益世頂著馬家軍的頭銜就能如螃蟹般橫行嗎?該檢討的還包括馬總統本人,怎麼會識人如此不明?前立委沈富雄曾經說,馬英九就缺一個陳水扁身邊扮演馬永成角色的人,要知道馬永成再怎麼喬事情,可沒敢為自己的私利獅子大開口,索錢者不是扁嫂就是主子,到底是誰給林益世這個天大的膽子?

案件經媒體揭露後,林益世多次聲明,先說不熟識爆料的廠商陳啟祥,又說如果有錄音帶趕快送檢調,讓他一刀斃命,還講自己陷入政治謀殺工程,七次強調自己沒索賄,聲明不夠更叩應政論節目,反覆強調自己的清白無辜,更向直屬上級長官行政院長陳冲強調絕無錢的事,事隔一個周末,案情大逆轉,儘管林益世部分認罪到底是認了哪些還不清楚,但從沒收賄到願意捐出不法所得,痛心疾首者豈止馬總統、陳院長!

這一次特偵組明快辦案,馬總統從第一時間就不護短,間接讓林益世在最短時間內請辭獲准,再痛也得切割,焦頭爛額的馬政府如果連清廉這最後一塊招牌都保不住,做什麼都將無法取得人民的信賴。權力使人腐化,沒想到會腐化得這麼快,馬政府豈能再步扁政府的後塵,讓連任的開始竟真的成為貪瀆黃金期的開始,馬總統個人的清廉不夠,還要嚴格要求團隊的清廉,檢方以違背職務、不違背職務收賄兩條貪汙重罪偵辦此案,案情或許比預期更大、更嚴重,唯有一次掃清毒瘤,才能重建馬政府的清廉形象。


  • 留言請注意騜城內的和諧,維持善良的風氣。
  • 有新聞或文章要分享請以連結代替轉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