蓄勢待發

經濟日報 /2008-03-18 /社論

眼前的台灣經濟格外詭譎難測。一方面美國次貸風暴不斷發酵,不僅令美國經濟失色,甚至其權威經濟研究機構NBER判定美國已陷入二次大戰後最嚴重的衰退;而且還透過不良金融資產輸出及對外進口大減兩個管道,讓包括日本、中國大陸、歐盟等重要經濟體深受波及。由於其中大多是我們的重要貿易夥伴,台灣也必須面對此一「輸入型的不景氣」。

另一方面,週末的總統大選,不論其他方面如何,對台灣經濟的影響至深且巨。因而論斷股價消長、經濟成長率盛衰者,都由於這個變數,做出截然相反的預測。就股價而言,若藍勝將上衝萬點,這是相當一致的推論;也有人鐵口直斷,倘若綠勝,指數將慘跌至6,600點左右。至於經濟成長率,許多機構原先樂觀預測今年可上看5.5%,目前則被悲觀氣氛籠罩,認為恐怕會落到3.5%之譜。

不過我們的看法較此更為激烈:如果民進黨繼續掌權,八年的苦日子即使略有好轉,台灣經濟的格局可能難有大破大立,則在國際經濟烏雲蓋頂的抑壓之下,今年的情況或將不甚樂觀。但若政權輪替,由臥薪嘗膽八年,而且完全拋棄其「戒急用忍」的前領導者的國民黨執政,連綿十年的鎖國政策一夕打破,則股價將不僅萬點而已,經濟成長將猛然揚升,應非區區5.5%可以拘限。

有幾個理由支持此一論點。首先,全球一片鬱悶的低氣壓,正等待一聲霹靂打破悶局。而環目四顧,唯一的突破口正在台灣,豈不將吸引四方的力量,齊來此間覓其用武之地?

其實數周之間,將有高達數兆資金活水湧入台灣的說法即甚囂塵上,連馬蕭團隊亦曾明指4兆資金即將流入。其來有自:在次貸風暴爆發之前,由於日本等國堅持低利率實質上為負利率政策,國際間熱錢滾滾,四處尋找獲利機會。次級房貸此一惡質資產無孔不入,即多拜其所賜;中國大陸股市狂熱、人民幣迭迭升值亦與此有關。但次貸風暴摧毀大部分獲利機會,反而處處引發泡沫破滅危機,許多熱錢紛紛逃離是非之地,找尋安全可靠的避風港。

環顧全球各國,數年來風光一時,股價、匯價齊揚者,目前反而高處不勝寒。過去八年,深受鎖國之禍的台灣,一方面與世隔絕,本身潛力無法發揮,一方面施政無方,百業蕭瑟,股市、匯市皆疲弱不振,屈居各國之下,因而恰巧成為特別封存的一片秘密花園;只要一朝鎖國政策打破、治國能力提升,就會活力迸發、光芒四射。總統大選正是這一個重要的關鍵時刻。

其次,數月以來,密切觀察馬謝雙方的政策主張,我們本以為不論何人勝出,鎖國政策均將打破,而國內政風與治國效能也都會完全一改扁政權的積弊,大見起色。但愈近大選,謝陣營的面目愈為混沌;他原先亦步亦趨甚且後發先至追隨藍營的開放腳步,當他選擇「一中市場」為抹紅對手主軸,借屍還魂地大搞「台灣意識」、爭取中南部老農、中高齡勞工的弱勢族群選票,開放之路已完全扭曲;我們已不知道一旦當選,在備受基本教義派牽掣、裹脅之下,鎖國政策能打開多少,兩岸關係有多大改善。而且從其選戰完全放棄經濟政策,重回本土路線,大玩恐嚇手段,其未來治國的能力、對經濟民生的用心,也令人憂心忡忡。因此,要期待這個綠色政權打破沈沈的積鬱,機會大為降低。

反之,馬陣營雖然一路走來,對於共同市場在現階段可能招來的疑慮始終不察而授人以柄,卻正顯示其打開鎖國政策的決心;而其以「愛台12項建設」為主軸的經濟政策,雖然被認為少有新意,卻也充分顯示其扎實穩步前進的施政作風。尤其在馬陣營中許多技術官僚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則專業人才必無所缺。綜觀這些條件,台灣蓄積多年的機會,也是今日舉世悶悶唯一可以期待的機會,勢將在其手中實現。

一旦機會實現,國人多年來驅馳海外的資金,台商手中無比豐沛的資金,各國投資者各處撤離尋覓良機的資金,將全部匯聚於此,則股市、匯市之洶湧澎湃、奔騰飛揚,何可限量!

一旦台灣的大鎖打開,活力迸放,商機湧出,每一個企業都將面對前所未見的機會,每一個國人都會進入充滿希望的時代,近悅遠來,台灣的地緣優勢、產業潛能、人才薈萃,必將為這個寶島上的無數子民開出一個嶄新的紀元;則5.5%,股市上萬點,何足道哉。但這一切,都繫於一次大選。不知台灣人民會如何選擇?

提餿主意的請閉嘴

經濟日報 /2009-01-04 /社論

去年最受關注的國內經濟議題,應該是股價的大幅下跌;我們也和大家一樣希望今年股市不要再這麼淒慘。然而有這種期望,並不表示政府可以不擇手段來拉抬股價。過去半年政府拉抬股價的政策,應是馬政府最大的敗筆之一,不僅造成了政府基金的虧損,暴露了決策的反覆和無能,而且官員還說了不少謊言。然而近來有一些政策的發展與一些重要人士的談話,卻暗示過去錯誤的股市政策可能還會繼續下去,實在令人擔心。

去年馬政府股市政策的基本錯誤是不該護盤而護盤。劉院長11月接受訪問時說,邱副院長告訴他,東亞金融風暴時政府護盤能夠成功,是因為美國上揚,我們可搭順風車而成功把股價拉上去;而現在美股自己就是風暴的核心,所以我們用老招式護盤,更可能會陪葬。這個看法相當正確,馬政府上台之後若能依照這個看法而不亂為股市護盤,就可以避免很多錯誤及損失。可惜劉院長提到這個看法時,政府已不當護盤好幾個月,而股價跌幅還大於外國。劉院長和邱副院長這個正確的看法,竟變成像是為政策的失敗找藉口,實在可惜。

令人擔心的是,即使在劉院長講了上述護盤難以成功的看法之後,政府各種護盤的政策仍未轉向或停止,例如國發基金仍要借錢來買企業股票;財金部會仍急著降低遺贈稅及其他稅負以吸引資金回流;證券交易所董事長則主張要設立資本市場基金,撥用證交稅或借郵政儲金來買股票。這些積極護股價的餿主意不只違背劉院長前述看法,它們所依據的道理也多不正確。

很多人可能直覺地以為,政府該像維持一般物價的穩定一樣,也努力維持股價的穩定。例如在政府提出撥用外匯準備來成立主權基金的構想時,某位現任總統府財經顧問的學者即曾主張,政府可在外資賣股時買進,而在外資要買時賣出,以安定股價。這種主張就像古代維持糧價穩定的平準法。然而政府要穩定糧價是保護農民和平民,以免穀賤傷農而穀貴傷民。我們配合外資買賣而買賣以穩定股價,難道是要保護外資?

股價比一般價格更具投機性,也更該由投資者自負盈虧。如果政府可撥證交稅為股價護盤,難道也該撥土地增值稅、地價稅和房屋稅為不動產護盤?或該撥營業稅和所得稅來安定企業存貨的價格和勞工的薪資?

政府只有一種情況可能必須干預股價,就是股價非理性的下跌已嚴重威脅到金融的安定。這種情況先進國家的對策也常只是暫停交易讓投資者冷靜下來。只有像東亞金融風暴時香港受到國際投機者攻擊的情況,政府才會直接大舉進場買股。我國股價下跌半年,股價指數已腰斬,此時股價再跌,對金融的威脅已不像剛開始下跌時那麼大,那麼讓人措手不及,因此政府更無大幅介入的必要。

包括證交所董事長在內,有些人主張政府介入買股的理由,則是現在買可以賺,甚至可以賺幾倍。但若必定賺錢,人民為何不自己買?民間為何不會自己成立基金募資來買?民間有的是資金和投資人才,為何要由負債累累而沒有人才的政府,違法挪用外匯準備和郵政儲金,或者向人民募資成立基金來買股?事實上很少人敢說股價不會再下跌,這些企業也都不會倒。所以投資股票的風險還是很大,政府絕不可隨便舉債甚至動用人民的外匯準備及郵政儲金來為股市護盤。

政府倒有一種辦法可以保證賺錢:若股價再跌或有企業要倒,政府就再投入更多錢;若政府負債太多就借更多錢甚至印鈔票來還;則遲早股價和物價會漲上來,而讓原來買的股票表面上看是賺錢的。這是政府買股和人民買股最大的不同,也是人民不願買股時,政府高層會有政府買股必可賺錢之信念的潛在原因。但用另一次泡沫或通貨膨脹來讓政府買的股票可以獲利,國家和一般人民卻要因此而受害,絕非正常的政府所該為。我們不希望政府走上這條路,所以反對政府亂介入股市,更反對政府用任何名義舉債或挪用外匯準備及郵政儲金來介入股市,請提餿主意的人閉嘴。


  • 留言請注意騜城內的和諧,維持善良的風氣。
  • 有新聞或文章要分享請以連結代替轉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