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舟之水,洶湧澎湃:陳水扁,主動下台吧!

聯合報 /2006-06-04 /社論

陳水扁應認真考慮主動宣布辭職下台!

不說別的,二○○四年三月,陳由豪獻金案吵得如火如荼;吳淑珍曾當眾咒誓說,倘若她見過陳由豪,並收過陳由豪的獻金,「我們就立刻退出政壇」!

吳淑珍說的「我們」,當然是指陳水扁和她自己。

現在,沈富雄終於把話說得一清二楚,指吳淑珍不但至少面見陳由豪兩次,而且每次親手各收他三百萬元。吳淑珍及陳水扁倘若對此已無辯駁餘地,即應兌現其誓言:「我們立刻退出政壇!」

吳淑珍自認是「政壇」中人,自應「退出」;而陳水扁「退出政壇」,只有主動辭職下台一途。

何況,現在的問題,不僅只是陳由豪獻金案。

近日民意調查顯示,主張陳水扁應主動辭職下台的民眾正急遽增加之中。昨晨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厲聲呼籲陳水扁主動辭職下台,獲得黨內強烈支持;親民黨在凱達格蘭大道集會示威,「下台」之聲穿透雲霄;甚至中南部深綠電台的叩應,亦出現要陳水扁知恥下台的呼聲。

合理的推測是:從今天開始,要陳水扁主動下台的民意比率,仍將繼續飆高!

倘若在民主憲政下位居總統的正當性,是來自民意的認可,則如今絕對多數的民意顯然認為陳水扁已經喪失了做為總統的正當性。覆舟之水,已是洶湧澎湃,勢不可遏!

過去數日,「陳水扁必須下台」的社會共識已然形成,歧議只見諸應循何種途徑叫他下台而已。因此,民意調查顯示,主張要他下台的民意比率甚高,但主張以罷免或倒閣的方式叫他下台的比率則相對較低。這樣的圖像顯示:多數民意主張陳水扁要下台,其中有些人卻不贊成為了罷免或倒閣再增耗社會成本。於是,叫陳水扁主動宣布下台,遂成了主流民意的共同選項。

馬英九與宋楚瑜在過去數日的歧異與摩擦,反而增添及加速了「叫阿扁主動下台」的動能。馬英九昨日一方面將主軸拉到「陳水扁主動下台」的高度,亦就罷免案及倒閣案作出評估,對個中利害有所分析;且先把「萬一罷免或倒閣失敗」的想像境況說清楚,然後再將自己設定在「槍已上膛,扳機隨時可扣」的可進可退的地位。而親民黨亦先一步將「罷免」的主軸,易為「嗆扁下台」。於是,「逼扁下台」儼然已成馬宋共同搶占的制高點。

情勢演化至此,國親在發動罷免或倒閣上,既然已經明言得失難料,有言在先,就更有放手一搏的空間;只是,如今罷免與倒閣反而成了敲邊鼓的動作而已,逼陳水扁主動宣布下台反而儼然已成主戰場!

陳水扁「端午談話」,宣示「三個決定,一個決心」,非但沒有穩住情勢,反而像是馬步一旦動搖,就有踉蹌倒地的危機。這個兵敗如山倒的情勢,其實已見諸他所採取的「引咎不視事」的自我矛盾的戰略之中。須先說明何謂「引咎不視事」:

陳水扁的「端午談話」,表達了引咎自懲的懺悔。倘若不是引咎自懲,他何必「自清、革新、下放權力」?尤其是「下放權力」;其實是自己承認罪孽深重,已無操持國政的資格與正當性。否則,何必「下放權力」,甚至被喻作「自宮」?

政治人物處在極為嚴重的「引咎」狀態時,通常可有兩種回應。一、引咎辭職。二、引咎,但誓言以政績贖罪。然而,陳水扁的回應,卻是以上皆非,他採取的是「引咎不視事」的矛盾戰略。也就是說:「我錯了,我以後不再管事就是了,你們就別再跟我計較了吧!」

然而,就憲政機制言,就政治責任言,就政治倫理言,或就政治風骨言,「引咎不視事」,皆是豈有此理之舉。不視事,何不乾脆下台?

何況,陳水扁自稱尚保有「憲法賦予總統的職權」。他若不主張尚有「憲法賦予總統的職權」,他就完全失去繼續盤踞總統寶座的理由,必須下台;但是,反過來說,他倘若真的仍然實際操持「總統三權」等權力,則又如何符合他所要表達的「引咎自懲」的意象?

因此,引咎不視事,倘真「不視事」,即可主動辭職下台;反之,倘若「根據憲法賦予的職權,仍局部視事」,則更已形成重大的憲政危機。凡此種種,皆可見「引咎不視事」是一自相矛盾且充滿憲政風險的錯誤戰略。

何況,「引咎不視事」其實只是陳水扁為應付黨內四大天王的危機處理而已。他把權力「下放」給蘇貞昌,蘇貞昌則為他築起「防火牆」。但是陳水扁卻未對全體國人有所交代;所以,罷免的議題猶存,倒閣的可能性仍在,要陳水扁主動宣布下台的呼聲亦將與日俱增!

顯然,「引咎不視事」的戰略,絕無可能讓陳水扁再撐兩年,國人也不會容忍,不會接受!

主動宣布下台!球已打到陳水扁這邊的球場。現在,陳水扁可有兩個選項。一、負嵎頑抗,聽任弊案頻爆,罷免、倒閣鬧得舉國不寧,最後可能人民擁上街頭,仍然落得引咎辭職。二、果敢地引咎辭職,減低機會成本,放民進黨一條生路,也給國家一條活路。

視當前情勢發展,國親在馬宋鬥爭之間,宋楚瑜嗓門只會愈來愈大,馬英九也唯有衝鋒陷陣一途,綠營內部的矛盾也充滿要陳水扁下台的明礁暗流,民間的怨怒更是愈燃愈熾。如前所述,覆舟之水,已是洶湧澎湃;陳水扁已如一葉扁舟,何去何從?

面對民意的洶湧澎湃,無論朝野,皆應努力為國家打開死結與僵局。一方面,單一選區兩票制應快速完成法制準備,為「倒閣案」鋪路;另一方面,民進黨內,亦應嚴肅考慮讓「罷免案」跨過立院三分之二的門檻,俾直接訴請公民票決。如果陳水扁不肯宣布主動下台,而不惜讓社會付出罷免或倒閣的代價,國人亦必須不惜付出這個代價。畢竟,維持憲政正義,絕不是白吃的午餐! 當然,如前所論,罷免及倒閣,現在已居敲邊鼓的地位;陳水扁主動下台,始是最節省社會成本的辦法。

最後,有人說,陳水扁下台,就該呂秀蓮上台;因此引以為憂。當然,陳水扁選呂秀蓮當副總統,亦屬他對民主憲政的「重大貢獻」之一;唯情勢既已發展至此,呂秀蓮自可當仁不讓,國人亦不須迴避,亦已無可迴避。畢竟,倘若我們的民主憲政可以制裁得了陳水扁,又難道不能約束、制衡,或協助、輔導呂秀蓮?

陳水扁在「引咎不視事」與「引咎辭職」之間,必須作出能夠自圓其說並向國人交代的抉擇。不可再「自欺欺人」下去!

蔡英文應向馬英九道歉

聯合報 /2011-11-19 /社論

壹週刊報導馬總統九月十日曾在嘉義「密會」地下賭盤大亨,總統府在第一時間即澄清當日無此行程,民進黨卻緊咬不放,發動四名發言人輪番渲染抹黑,甚至放話稱:「總統可以來告我啊!」

民進黨一向偏好辛辣、重鹹的口味,此為盡人皆知。但這次大選,蔡英文似也企圖塑造一種平實的風格,跳脫陳水扁時代的激情及浮誇;但若黨內依舊一聞腥羶即興奮不能自已,一聽風吹草動就露出獠牙,這與蔡英文「三隻小豬」的軟調訴求是否背道而馳?如果面對鏡頭露出的是慈眉善目,轉個方向便換上一副青面獠牙,這和「披著豬皮的狼」有何兩樣?

所謂「總統密會賭盤大亨」,要問的是:究竟有無這回事?根據總統府的回應,馬總統並不否認在兩三年前見過陳盈助;但不僅今年九月十日未碰面,兩年來也未見過面。可是民進黨咬定馬總統必有隱瞞,發言人站在「向黑道組頭要求三億元獻金」的巨幅海報前,硬是要對總統栽贓,更完全不容、不聽、不信總統府的澄清。此一鏡頭使人回想起二○○六年高雄市長選舉投票前夕,陳菊陣營在「黃俊英賄選抓到了」的巨幅海報下召開記者會,次日陳菊以一二四票之差勝選。試問:一之為甚,豈可再乎?

「密會」事件見刊當天,民進黨一連發動四名發言人追擊此事,見獵心喜之情不言可喻。先是莊瑞雄指控馬總統利用賭盤「操弄選舉」,康裕成質疑馬以南居間穿梭,梁文傑則緊咬馬英九拿了組頭大亨三億元。陳其邁更不僅指責總統府的澄清「說謊」,完全罔顧總統府方面的一再澄清,且竟變本加厲地以極盡挑撥的姿態放話,甚至說什麼「給總統府一個晚上的時間,想好再說」。試想,在這麼一群狼牙狺狺的中生代發言人圍繞下,蔡英文的形象如何維持?民進黨的理性路線又如何走得出來?

就事論事而言,民進黨不可將馬英九僅僅視為政爭及選戰的敵人;因為,馬英九總統畢竟是代表中華民國國家榮譽的國家元首。民進黨跟著壹週刊在完全無憑無據下操弄「馬總統會見組頭索款三億」的消息,這不只是對總統的故意栽贓,更是對總統作為社會信任象徵地位的惡意汙蔑。另日倘若蔡英文當選總統,民進黨難道能容任何人如此無憑無據地汙辱「蔡總統」嗎?因而,民進黨的這個汙穢的動作,不能視為只是選戰的奧步而已,而是對國家榮譽及國民感情的惡毒傷害。

選戰正酣,依民進黨一向的性格,逮到對手的把柄,自是要毫不留情地追殺,割喉割到斷。但別忘了去年花博「空心菜事件」的教訓:當潑糞手段違背了事實真相的比例原則,無限上綱的結果,反將嚴重自傷。這場「四大發言人」的鬧劇,會使國人覺得:民進黨何以仍是如此荒唐?何以仍是如此不長進?

何況,對於蘇嘉全的種種事證明確的汙穢行徑,民進黨迄今充耳不聞,甚至全力包庇;相形之下,對「馬密會組頭」這種空穴來風卻矢石交加,它真有一套可供國人共同信守的道德尺標嗎?

只要有真憑實據,台灣的輿論對總統的愚劣行為從不留情,但民進黨卻不可惡意操弄這種造謠中傷總統的行徑,民進黨畢竟不是壹週刊。鬧了兩天,蔡英文見壞就收,要求黨內不要用這種方式追打此一議題,顯然她也覺得炒作過度,已經帶來反效果。如果這不是在唱雙簧的話,民進黨的狙擊手應向台灣社會認錯,而蔡英文更當為此向馬總統道歉。

畢竟,蔡英文正在競選中華民國總統,她必須對總統的形象知所珍惜;民進黨在完全無憑無據下惡意汙蔑總統,即是對國家榮譽及國民感情的傷害。


  • 留言請注意騜城內的和諧,維持善良的風氣。
  • 有新聞或文章要分享請以連結代替轉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