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成為美國與藥商的祭品

聯合晚報 /2007-08-17 /社論

如果要說什麼政策讓民眾徹底看穿現在這個政府,那應該就是解禁瘦肉精這件事了。簡單說,政策反覆,政治指令凌駕於專業判斷,就是這個瘦肉精事件的本質。而且不要忘了,這個反覆政策的最大受害者,竟是民進黨政府口口聲聲說要照顧的農民!

如果說95年10月農委會公告瘦肉精為禁藥,這政策是對的,而現在對瘦肉精解禁,這個政策也是對的話,那麼唯一錯的,豈不是人民,不是養豬農民嗎?如果說95年10月農委會公告瘦肉精是禁藥,這政策是對的,那唯一錯的是豬農不該要求衛生署加強檢驗進口美國豬肉。因為這麼一檢驗,驗出了外交問題。而這個外交問題,恰恰成為陳水扁要過境美國時,美方的一個籌碼。

如果說95年10月農委會公告瘦肉精為禁藥,現在又對瘦肉精解禁,前後兩次決策都是對的,那唯一的合理解釋是,當初這個政策是針對國內豬農的,以為危害國人健康的是國內的豬農,農委會做出這決策的時候,對美國豬肉太有信心。沒想到,進口的美國豬肉這樣禁不起考驗,第一次檢驗就驗出問題。如果是這樣,那也沒有關係,該查扣的就查扣,該退運的就退運,誰叫美國豬肉這樣不爭氣呢?

可是,事情卻演變成危害國人健康的瘦肉精可以解禁!原本的禁藥可以硬拗為「不過量即可」。這樣反反覆覆的決策,說明了什麼?說明了官僚體系的決策都是兒戲?還是說明了充當諮詢的專家們,一點也不專業?更何況,涉及外交問題、美國的利益以及陳水扁過境美國敏感時機,在政治考量下,技術官僚和專家的專業意見全都通通得俯首稱臣?而且國人健康還得拿來充當祭品?

衛生署說不管外界如何反彈,立場不會改變。是的,國人健康是太過抽象的概念,美方壓力、藥廠利益才是具體的。這齣戲碼,典型地符合了民主政治的一個弔詭:越是抽象、廣泛的群體的利益,越容易被忽視,而越是具體的、特定群體的利益,越容易被照顧與實現。不要忘了,官員們現在都很會玩數學遊戲,吃多少才會過量,才會危害健康,一堆數字就可把民眾玩得團團轉!

以超黨派視野面對國家重大議題

聯合報 /2012-03-07 /社論

在漫天爭議中,陳冲內閣就美國牛肉安全性提出四項條件,作為開放進口的管理方向。仔細比較,這些條件和二○○七年扁政府計畫開放美牛的構思,其實沒有太大差異,走的都是日本的「雙軌制」。不同的是,如今朝野角色對調,馬政府從當年的反對者變成決策者,民進黨則從主張開放站到了反方。

這樣的立場轉變,雖是執政與在野的角色易位使然,卻也說明了我國政黨政治文化的淺薄,導致政治論辯和決策的顛躓反覆。理論上,執政黨必須有整體的國家治理考量,在面對難以兩全的選擇時,必須權衡大局理出輕重得失,作出取捨。在野黨則無此負擔,可以在單一議題上全力杯葛,只要讓執政者難堪,自己就能得分。問題是,面對國家重大議題時,朝野除了對立,難道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以瘦肉精議題為例,若只從國民健康及主權尊嚴的立場看,當然不該有任何妥協。然而,當美方將美牛和美台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掛勾,不解決瘦肉精問題,影響深遠的雙邊經貿協定即無限期擱置;此時,朝野談論問題的視野自須隨之調整,如何在不損及國民健康的前提下一致對外,尋求最周全的進口管理,才是重要主軸。這些,從日、韓處理美牛問題的先例,都提供了極佳借鏡。

對馬政府而言,藍軍五年前杯葛瘦肉精開放,導致今天自己窮於面對此一棘手難題,當然是一個深刻的教訓。反觀民進黨,當年執政時聲稱萊克多巴胺是「安全的」,甚至私下偷偷解除了瘦肉精的行政檢驗;今天卻倒轉立場,反咬馬政府出賣國民健康,不僅前恭後倨,且自我矛盾。尤有甚者,馬政府今天開放瘦肉精,是著眼於台灣更大的經貿利益;而扁政府當初停驗美牛瘦肉精,只是為了交換陳水扁過境美國,兩者的用心設想,不能同日而語。

不僅美牛議題如此,近年來,政黨政策立場反覆不定、甚至自我矛盾的事件層出不窮;其中,尤以民進黨更為嚴重。最有名的例子,如核四案、國光石化案、老農津貼案等,無一不是綠色執政時說一套,在野時又全盤推翻,絲毫不考慮國家、社會付出的巨大成本。

民進黨之所以如此易於出爾反爾,主要原因是對「反對黨」角色作了錯誤解讀。民進黨早年靠著千方百計的杯葛和抵制,突破了國民黨的一黨獨大,這使它誤以為反對黨的角色就只有杯葛,以為只有和執政黨唱反調才是民主制衡。這種想法,其實並不是真正成熟、理性的政治態度,一旦推到極端,更往往會危害國家利益。更何況,民進黨有過執政八年的歷史,經手的決策不知凡幾;若一味為反對而反對,不顧國家整體利益,只會暴露自己的反覆無常,缺乏一貫信念及中心思想。

事實上,觀察先進民主國家的做法,早就發展出一套「超黨派」(Bipartisan)的妥協方式,來解決國家的重大爭議。亦即,一旦政黨輪替成為常態,所有在野時遇到的「機會」,都會成為自己在朝時的「風險」;那麼,政黨在思考問題時就不能不從更高的國家利益出發,並掌握自己的核心價值。在美牛這種問題上,朝野政黨更重要的是一致對外,做好進口把關,以便向TIFA進發,這才是最大的「台灣共識」,而不是只會在內部自相殘殺。否則,以目前朝野的各說各話繼續發展,民眾的恐慌被煽起,而政府最後仍得向美牛開放門戶,結果在野黨賺到了一點殺伐的快感,那會更符合台灣的利益嗎?

政黨的利益,不該高於國家的利益,這是「超黨派」協商的基本思維,也是朝野學習思考國家大政的出發點。二○○七年,農委會主委蘇嘉全面對美牛問題時說,若醫療單位證明使用瘦肉精對畜牧業有幫助,「禁瘦肉精就沒道理」;而正在競選總統的馬英九則聲言要維護國民健康,反對瘦肉精「禁豬不禁牛」的一國兩制。如今,雙方易地而處,不妨好好想想自己立場的前後顛躓變化,就當作朝野共同學習超越黨派的一課吧!


  • 留言請注意騜城內的和諧,維持善良的風氣。
  • 有新聞或文章要分享請以連結代替轉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