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助長了這種粗口的政治文化?

中國時報 /2008-03-19 /社論

我們其實真的很想知道,假如今天不是謝長廷的選情告急,前教育部主祕莊國榮的粗口風波,綠營上下會認真地當「危機」來處理嗎?假如不是莊國榮的語言觸犯了羞辱他人過世至親的禁忌,綠營上下會那麼明快地道歉嗎?「莊國榮粗口現象」僅只是一場選舉造勢的擦槍走火嗎?它所反映的,難道不是一種已經陷入病灶的政治文化嗎?

重回莊國榮當天說粗話的的現場,有哪個人在聽到粗話的當下,曾表現出不妥、不恰當的神情?沒有,通通都沒有!一旁的勞委會主委立即擊掌叫好,主持人隨後拍肩稱道讚許,還特別介紹他就是教育部主祕,台下群眾更是熱情反應,還紛紛爭相與莊國榮擊掌,要不是隨後媒體的效應擴大,或許莊國榮還自認立了大功哩!

再看看莊國榮的反應,看到事情鬧大了,他才向杜正勝口頭請辭,但依舊堅持拒絕道歉,但後來大概是綠營的壓力來了,才又趕忙發布一份書面道歉聲明,但就是不願出面表態,這個道歉動作究竟是心甘情願,還是被動配合謝營的危機處理,恐怕也不難分辨。

換言之,綠營上下這次會以罕見的大動作,明快地為莊國榮的粗口風波道歉,念茲在茲者還是畏懼這個風波會壞了謝長廷的選情,並不意味綠營要痛下決心調整其粗口的政治文化。試想如果這不是發生在選前的五天,莊國榮的處境是會被肯定,還是會被逼下台?

要知道,莊國榮以不堪聞聽的粗口謾罵對手,早已不是第一次了!頂著政大助理教授的頭銜,背著教育部主祕的身分,他既是為人師表,又是主管全國教育事務最高機關的官員,當著全國閱聽眾的面,不是罵馬英九是小孬孬,就是放話要郝龍斌哭著回去找媽媽。拆除中正紀念堂牌匾的前後,他帶有性別歧視的不當發言,幾可編成一本「莊語錄」了。

那時節,有多少基層教師、學生家長表達過憂心,期期以為不可之聲此起彼落。畢竟,有了莊教授、莊主祕的粗口做後盾,那些在校園裡滿口髒話的學生,變得更有恃無恐、也更理直氣壯了!有多少基層教師曾感嘆:數年辛勤耕耘的道德教育,完全抵不過莊國榮幾句粗口所表現的「身教」!

而這種官員「粗口」現象,所反應出的更大危機是官箴文化與行政倫理的全面淪喪與墮落。說莊國榮不是民進黨員、不是長昌競選總部幹部,就可以做到完美切割了嗎?他畢竟是民進黨政府所不啻拔擢的高階官員吧?在部會層級中,主祕可不是小官,部長不在家,主祕幾乎就可以代行部長職權,但不論怎麼說,主祕職務在檯面下幕僚的功能,遠大於其在檯面前的政務官角色。然而莊國榮卻屢屢跳到第一線充當打手,用詞之粗鄙,較之三寶級的立委還有過之而無不及。他的辛辣語言讓他短期內迅速在全國爆紅,被媒體封為「新三寶」之一。在這個過程中綠營上下無一人曾出面制止,倒是力挺叫好的聲浪不斷,即便是立委選舉大敗,他都被點名是戰犯之一了,卻依舊是穩穩坐在主祕的位子上。

回頭想想,莊國榮的語言會愈來愈不堪,不就是這一路以來被鼓勵出來的嗎?在拆除「大中至正」牌匾的前後,莊國榮不堪聞聽的粗口,綠營上下除了呂副總統,有誰曾出面制止過?甚至連輕微表達過不妥的都沒有?還記得陳水扁讚許他是公務員表率嗎?那時節的的杜正勝在哪裡?那時節的謝長廷難道也全沒聽到嗎?很遺憾如果倒帶回到那個時空,綠營內部對莊國榮發言的反應,大多是以英雄之姿加以相挺的;更何況,從選戰開打以來,馬英九的全家從姊姊、妻子到女兒,有誰沒被波及?從特權、綠卡、炒股、偷竊、抹紅到抹黑,謝長廷及其競選團隊所扮演的角色是發動者,還是制止者,難道還有爭議嗎,試問在這種氛圍下,莊國榮有什麼道理不敢愈罵愈勇?

如果只是選情告急,才出面制止這種粗鄙的政治文化,如果莊國榮這次羞辱他人先父的事件,僅被定位為是一次危機處理的善後,從頭到尾還是未見更深層的反省,那麼新的「莊國榮」,還是會生生不息,一個個迅速冒出頭的。

短 評-你真的很蔣為文!

中國時報 /2012-04-04 /本報訊

知名作家黃春明去年和成大副教授蔣為文爭吵,因為爆了五字經粗口,被蔣一狀告上法院。法院一審判決黃春明以「公然侮辱罪」罰金一萬元,文壇為之譁然,年輕一輩的作家更發起網路聲援。
 
不論幾字經的粗口,與友當作佐酒的口頭禪無妨;拿出來公開罵人,委實有辱斯文。不過,如果斯文只能無奈地被迫接受他人極不堪的無禮言行,這種斯文不要也罷!

黃春明爆粗口是有原因的,因為他的公開演講,多次遭蔣為文極無禮的打斷,甚至莫名其妙地被意識形態框架為「可恥」。從文明人的角度,蔣為文既無禮更可鄙。誠如聲援的作家宇文正所言,蔣挑釁的不只是黃春明的脾氣;不只是文化脈絡、文學、語言發展的自然趨勢;更是創作者天賦的自由、獨立與尊嚴。

對於文壇前輩,蔣為文缺乏基本的尊重;對文學,蔣為文根本談不上包容;對文化,蔣為文根本談不上理解。我們也可這麼說:「蔣為文身為成大副教授,身受高等教育,應知其言行已足以傳達不屑、輕蔑或攻擊之意,客觀上足以貶損黃春明在社會上所保持的人格及地位。」但很遺憾,法官只看到了黃春明的粗口,卻忽略了引爆粗口的前因。

為了不想再看到「那個人」,黃春明選擇不上訴;為了避免遭到相同的判決,只好呼應聲援作家張大春的辦法,下回心有不滿都這麼罵吧:「你真的很蔣為文!」


  • 留言請注意騜城內的和諧,維持善良的風氣。
  • 有新聞或文章要分享請以連結代替轉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