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多想想升斗小民面對高物價的處境吧

中國時報 /2007-07-19 /社論

今年入夏以來,國內各種民生必需品與民生必需消費,價格持續攀升。漲價幅度之大,漲價頻率之高,對基層民眾而言,已經到了觸目驚心的地步。然而,在此同時,政府部門卻對此視而不見,官方統計數字指出,五月分物價比去年五月下降,六月分物價和去年六月相同。

台灣已成了傾斜的「M型社會」,社會金字塔頂端一小部分富豪朱門酒肉臭,廣大基層民眾,則是路有凍死骨。至於執政當局相關單位,除了挖空心思衝選舉外,迄今未見針對物價問題打出應有的隊形,更遑論有否全方位對抗物價壓力了。

過去兩年多以來,由於國際景氣普遍好轉,各國經濟成長衝力強勁,已經導致各種農工原料價格持續慢性上揚。台灣當然也受到這股國際原料上漲壓力,然而,業者為了競爭求存,無不設法降低營運成本,儘量自我吸收漲幅。不過,這種自我吸收有其極限,等到國際原物料漲幅超過某個程度之後,就算業者再努力自我吸收,也無法擋住零售物價上漲。於是,物價就像一個氣壓不斷膨脹,難以閉鎖隔絕的壓力鍋,等到壓力超過極限,零售物價就會爆裂奔騰。

信手拈來,過去兩個月間,物價上漲個案層出不窮。首先,在兩個月之內,汽油五度漲價,已經逼近一公升三十元關卡。其次,標準桶裝瓦斯也在六月間大漲四十元,導致小吃店與攤販營業成本遽增。其他,包括麵粉、鮮奶、冰品、玉米等飲食原料,全都漲價,漲幅動輒超過一五%,豬肉更是漲價超過三○%。交通費用,也不遑多讓,高雄市計程車已經在七月漲價,台北市計程車業者也醞釀跟進漲價超過三○%;國際航空票價四月分漲過,七月又漲,幅度超過一五%;各縣市公車,也將漲價。

每次漲價,都抽緊基層民眾生活神經,壓縮小市民荷包,使得廣大基層群眾在高失業、低收入惡劣環境當中,還要進一步凡事精打細算。然而,政府大員對此絲毫不察,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發布的資料,今年五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比去年五月還下跌○.○三%;六月分指數僅上揚○.一%,等於平盤沒漲價。

官方與民間,對於物價的感受,怎麼會出現如此巨大的落差?官方究竟是怎麼在操作當然就值得討論了。簡略而言,政府部門為拉抬年度經濟成長率,刻意壓低台幣匯率與利率。壓低匯率,有助於產品出口;壓低利率,則有助於激勵島內購屋消費,刺激房地產。

在公元兩千年以前,台灣利率恆常高於美國利率,領先幅度約為兩個百分點。兩千年以後,台美利率均是先降後升,但美國高於台灣,目前美國利率為五.二五%。至於台灣,目前一年期定存利率約為二.五%,僅為美國一半。

根據最起碼的經濟學常識,一個國家的物價上漲率,如果高於定存利率,等於陷入「負利率」狀態,也等於全國民眾的財產日益縮水,財富被物價吃掉。基於這種簡單的原理,無論現在台灣地區物價如何飛漲,行政院主計處一定會想盡辦法,找出各種理由,壓低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反正,物價年增率絕對不能超過二.五%,否則,政府形象豈不破產?

因為利率低,所以,政府公布的物價統計指數只好跟著低。因為政府所公布的物價統計指數低,所以,在官方說法上,物價從來沒有飛漲;既然物價沒有飛漲,總統府、行政院就不必大張旗鼓,成立專案小組,專案對付物價了。這就是當前台灣物價問題的癥結。

幾個月來,政府刻意放出多頭政策,配合國際股市榮景,拉抬台灣股市,不斷創下新高。然而,這次股市大漲,受益者多為外國法人以及國內殷實富戶,升斗小民受惠有限,股市榮景無法抵消物價上漲。實話實說,台灣早就已經陷入「負利率」狀態,物價早就高過利率,基層民眾財富實際上是持續在縮水。

朝野政治人物,長期以來一直以「傾聽人民心聲」,作為施政訴求。期待這些黨政大員,別光是關起門來「傾聽」,應該張開眼睛,走入尋常百姓家,看看現在的台灣小老百姓,在物價陰影之下,如何在掙扎求存。承認「負利率」,公布真實消費者物價年增率,並組跨部會專案小組,深入檢討問題,提出物價對策,才能真正減輕黎民痛苦。

今天不漲 未來會被罵更慘

中國時報 /2012-04-11

面對油電雙漲,萬物齊漲的壓力,出訪非洲邦交國的馬英九總統在海外隨行記者會上,引用故總統蔣經國先生的名言,「現在不做,明天會後悔」,強調自己做好準備,力挺行政院,戴起鋼盔挨罵也要做。有能力有魄力的政府就該如此,但除了挨罵之外,政府各部會都該做好相應的配套措施,把必然發生的民怨降到最低。

台灣是民主社會,頻繁的大小選舉,讓政府受困於民意壓力,未來兩年沒有選舉,正可以擺脫政治口水,整理整理這幾年該做而未做的事。兩年前,立委提案通過油價緩漲或凍漲決議,讓政府花大筆稅金,補貼該漲而未漲的油價,某種程度是慷納稅人之慨,補貼油電大戶,根本不符合社會公平正義。一般人可能無法體會政府補貼油電的不合理,但政府和大企業主最清楚;尤其國際原油價格不斷飆升,國際政治形勢險峻,油價續攀新高的壓力始終無法緩解,甚至有惡化的跡象。在這種情況下,政府不可能無止境的緩漲、凍漲。

事實上,油電雙漲不只是政府的問題,而是全民都要面對的課題。誠如馬總統所言,台灣對國際社會許下的減碳承諾標準很高,不是這麼容易達成,但是,台灣不再是當年可以被國際忽略的經濟體,如果沒做好,很可能成為國際報復、甚至制裁的對象。當全民琅琅上口環保救地球的時候,節能減碳就不能只是掛在嘴邊的口號,而應該是全民身體力行的行動,只要節電、省油,油電雙漲壓力就可以相對減緩。

除了油電之外,台灣還有一項最便宜且早該調漲的水價。內政部長李鴻源就直言,水價也該調漲,但不論水價是否相應調整,民眾還是要做到習慣節水。

而在這一波漲價浪潮,被詬病多年的中油、台電人事經營績效也有機會一次到位的解決。隨便舉例,經濟部已經下令要求中油、台電減少事務性費用、降低採購成本、用人費率必須低於前三年,以有效管控人事成本,甚至高層出差禁搭商務艙,同時不排除將中油、台電員工優惠全面取消,至少要做到年省一百廿五億。更有意義的是,過去中油、台電等國營事業,都得應付來自民代「敦親睦鄰」的各種需索;出席台電、中油經營改善小組會議的商總代表王應傑直言應予排除;各國營事業都該挺起腰桿,杜絕民代的關說施壓和地方補助,不能讓朝野立委前腳罵漲,背後卻需索無度。做為執政黨,國民黨尤其應該帶頭要求立委革除舊習,否則應要求國營事業全面公布所謂「敦親睦鄰」的預算與關說立委的名單,讓全民知道哪些立委不當施壓。

同樣的,政府是一體的,中央喊漲,但要齊心抗漲,台中市長胡志強領軍要成立「抗漲」連線,不必視為和中央唱反調,中央有中央的政策,是一套全民適用的標準,用電少漲價少,用電多漲價自然就高;地方政府同樣可以做到有效節電,甚至號召民間一起抗漲。以大賣場而言,漲價少,產品銷量反而高,對營收來說有利無弊。民眾也必須學會斤斤計較,讓漲價風在實際的經營壓力下影響降到最低。

這一次總統與立委合併選舉,選舉後到五二○的空窗期長達四個月,這四個月卻一點時間都不能浪費;儘管因為各項重大議題都搶在五二○前舖排以及定案,讓馬政府與陳內閣的民調聲望大幅下滑,反對黨甚至質疑陳?L院長能否留任到五二○。還好不論是馬總統或陳院長,都對民意起伏有心理準備,馬總統愈不害怕五二○正式就職前的民調數字,就愈能給政府充分的信心做對的事。有了總統的支持,陳內閣更不必畏首畏尾,所有該做的事,只能要求速度和效率,萬萬不可再拖延不決,只要政府有信心,民眾自然會恢復信心。

 今天不做,明天會後悔,未來會被罵得更慘。身為第二任的民選總統,馬總統顯然對自己該扮演的角色,已完全體會,一味討好民眾不是效能政府該做的事;相反的,「我挨罵了,我願意承受,因為我的角色本來就該承受這些。」這正是政治領袖應有的領導風格,馬總統既已做足準備,陳內閣就該開始全力衝刺。


  • 留言請注意騜城內的和諧,維持善良的風氣。
  • 有新聞或文章要分享請以連結代替轉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