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張臉

聯合報 /2009-11-16 /黑白集

立委吳育昇爆出薇閣事件,許多人腦海首先浮出的印象,是他平日問政一派認真、嚴肅,乃至帶有幾分道德高調的咄咄逼人模樣。沒想到,在狗仔的鏡頭下,這位「道德先生」攜美女、開名車、上賓館的舉止,跟一般名人的八卦緋聞沒有什麼兩樣。

平時開著普通汽車往返國會,塑造樸實形象;為私會女友,特地租了名車上六星賓館,唯恐不夠派頭。平日一副新好男人姿態,東窗事發後只能推說「一時迷失」;平時西裝夾克問政,致歉時刻意穿上立領「聖人裝」以示悔意。對於自己這兩張臉孔,吳育昇會不會覺得有些銜接困難?

這其實不只是吳育昇的問題。許多政治人物台上、台下臉孔各不相同,有時距離大到自己窮於調整,他人當然更無法辨識。問題在,這不僅是一個狗仔成群的社會,這也是個攝影機無所不在的時代,公眾人物誰逃得過電眼跟監?誰的第二張臉能永遠包藏得住?狗仔可恨,因為他們老是破壞人家「好事」;但如果狗仔不將另一張臉的真相公諸於世,吳育昇的「迷失」會不會愈發無法回頭?

薇閣已成為名人塚,還有這麼多人前仆後繼地上門,是不曉得那裡已是「楚門的世界」,還是台北名人的休閒娛樂真的太貧乏?吳育昇沒有拖著老婆出來為他背書,好歹沒把自己的形象踐踏到底;但政治人物捫心自問,周末該閉關的只有吳育昇一個人嗎?

趁著狗仔還在喘氣,該閉關的政治人物都趕緊收拾一下自己吧!那麼,下一個被狗仔逮到的人,至少可以不太臉紅地說:那已經是過去式了。

世堅謊言,甚於出軌

聯合報 /2014-09-05 /黑白集

剛看過柯震東吸毒被逮的懺悔大戲,再看王世堅偷情現形後的八十二字簡短道歉,只能說,政治人物認錯實在太潦草,就連演戲都不認真。但他的民進黨同志對此毫不在乎,說「地下情」不會影響他的選情,因為他「選民服務」做得很好。

選民服務做得好,就可以為所欲為嗎?柯震東只是出道三年的藝人,出了事,影迷有失望、有唾棄,連父母、經紀人都忙著垂淚致歉。而王世堅是問政廿多年的民代,平日言行激越凸槌,而出軌偷情已是累犯,但他所屬的政黨顧左右而言他,沒有譴責,沒有人提黨紀。更不可思議的,是他的綠營粉絲們,包括那位門風受損的當地里長,仍然非要挺他到底不可。很難想像,這種政治立場大於一切的社會心理,是怎麼形成的?

王世堅偷情是累犯,對妻子八年的不忠,恐怕不是隨便一句道歉所能化解。更嚴重的,是他編織謊言、欺騙社會的惡劣行徑。八年前,在五股米琪汽車旅館的出軌事件曝光前夕,他找了女子張瑋津錄下假對話,謊稱是張瑋津要提供她有關紅衫軍的內幕,才相約在汽車旅館見面;這段瞞天大謊,成功騙過外界。一年之後,張瑋津才向媒體透露真相,說她只是應邀配合造假演出,未料事後卻不斷遭到王世堅恐嚇。

因此,此事不該看成只是王世堅偷情八卦的重演,而是一個行為不檢的政治人物,如何利用卑劣手段來矇騙社會、混淆視聽,卻聲稱自己代表了某種堅定的綠色價值。荒唐的是,寫著「米琪汽車旅館」的看板還高掛在那裡,他的癮又犯了,這比吸毒還難戒嗎?

王世堅不退選,說他的去留要交給選民決定。那麼,就請大同、中山區的選民把他開除吧,難道要讓他留在那裡侮辱你們嗎?


  • 留言請注意騜城內的和諧,維持善良的風氣。
  • 有新聞或文章要分享請以連結代替轉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