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直航,沒有明天

經濟日報 /2006-05-30 /社論

在漫天弊案疑雲籠罩之下,兩岸直航條款今天將第三度在立法院對決。於年初國親聯手提出的兩岸直航條款,歷經四個月所謂協商期的冷凍,自本月初解凍正式進入院會處理以來,倏忽又虛耗了一個月;其間兩度對決均因執政黨與台聯聯手強力癱瘓議事而未有寸進。經過雙方不斷私下溝通與妥協,陸委會已經就修正案做了許多修改,國親兩黨也對修正之後的條款有所妥協。因此今天的第三度對決,已較前兩次增加了更多勝算。

不過,有鑑於前兩次院會審議時,泛綠立委以強力霸占主席台的方式,根本不讓審議進行;因而在今天再度審議之前,國親兩黨已經明確表示,如果泛綠政黨再以強力杯葛的手段癱瘓議事,阻撓直航條款的表決,將立即提案散會,本會期立即宣告結束,且不再延會。由於到目前為止,幾可謂一事無成的會期,尚有包括95年度國營事業預算、擴大公共建設特別預算、總預算解凍案在內的四大預算尚未審畢,不僅中油、台電、自來水公司等事關人民飲食起居的國營事業將斷炊,正在積極施工與籌建中的重大交通工程也將停擺,對國計民生的衝擊無比巨大。

因而我們本可合理推斷,一方面行政部門與國親兩黨已經各退一步,在進一步的磋商之下,應可獲致雙方可以接受的修正案;另一方面,國親兩黨既以破釜沉舟相脅,整個政府的施政與台灣人民的生活都成為人質深受威脅,則今天院會第三度審議兩岸直航條款,通過的可能性甚高。於是國內政壇高度緊繃的對峙局面立可化解,延宕甚久的重要法案可以藉十天左右的延會期間獲得喘息的機會;更重要的是,已經飽受重重弊案連番轟炸,被沉鬱的經濟低氣壓逼迫得幾將窒息的台灣人民,可以稍解胸中鬱悶,提振幾乎要土崩瓦解的士氣。

尤其大家都已預期,一旦直航條款通過,將兩岸互動之間最重要的一塊大石頭搬開,即使尚未得到對岸的回應,還不能立即看到成效;單是這樣的政策宣示,都將大力激勵台灣的股市與廠商的信心。我們幾可斷言,股價將立刻以直上雲霄來回應,各個相關的行業,如航運、房地產、餐飲百貨業等,也會立即興高采烈地氣象一新。我們盼望已久的台灣經濟大勢的分水嶺會清楚呈現,台灣經濟的前景也會平添無限光輝。

然而儘管直接衝突的行政部門與國親雙方均已各自退讓,願意妥協,但這樣光彩絢麗的美景卻大有可能再度成為泡影。為什麼,因為所占席次微不足道的台聯立委,以及若干顧慮自己前程而不顧大局的民進黨立委,仍有可能在今天的院會中重施故技,以小搏大,橫阻院會之審議。理由是,借一位泛綠立委生動的說法:「直航條款通過了,我們還能見人嗎?」

這一小撮靠著極端的意識形態而得以躋身立院的民意代表,其憂患意識我們深能體會。因為在下一屆單一選區兩票新制實施之後,他們的政治空間將被擠壓殆盡,若無出類拔萃的表現,在立院的生涯將從此宣告終結。但若為一己之私,不惜以無理杯葛議事令國家社會與全體人民受害,則其做為與目前千夫所指的第一親家等等權貴人物又有何異?其實他們這樣的做為,也正好讓社會大眾更清楚地體認,單一選區兩票制何以迫不及待。
因而我們不能不懍然而懼;果然今天的院會在極少數顧慮本身選票與意識形態的表相的立委不擇手段橫加阻攔之下被迫宣告散會,先不說國營事業與交通工程將立時面對的困境,台灣這2,300萬已經灰心喪志、四顧茫茫的百姓,要從那裡看到一線希望、得到一點激勵?

如果一次次杯葛、阻攔,不論如何協商、妥協,直航條款都不能順利進入審議、討論過程,這個會期如此,下個會期又何不然?國親立委既已破釜沉舟,以如此重大的後果宣示其堅持到底的決心,這個已不再訴諸理性與多數,完全沒有轉圜餘地的對撞僵局又怎能打破?當總統府熄燈、行政部門停擺、立法部門癱瘓,台灣與台灣人民,還有明天嗎?

台灣迷航記

經濟日報 /2009-02-10 /社論

從20年前台灣經濟與社會環境劇變,逼迫賴以為經濟高速發展主引擎的加工出口業走投無路四處逃竄之後,台灣經濟發展就迷失了方向,因而整個國家的活力也日漸消萎。除非我們能找到明確的發展方向,全力向前奔馳,難以逃脫困境。

其實我們在1980年代中期無奈地放棄仰賴30年的發展路線之後,台灣周邊的大環境乃至整個世界的經濟結構迅速出現連鎖反應,改變了全球經濟的面貌,也立即為台灣重新定位,指引出台灣經濟的走向。奈何20年來從李前總統到後繼的陳前總統不問民生、不計國運,只論意識形態與一己利害,其所做所為恰與台灣的走向背道而馳,因而硬生生阻斷了台灣的去路,讓這精悍、勇毅、無堅不摧的經濟鬥士屢戰屢挫,始終得不到用武之地。

十餘年前,李登輝時代由蕭前行政院長主導的亞太營運中心計畫,是政府唯一的一次對台灣經濟走向比較正確的掌握;但它畢竟與台獨意識形態直接相剋,因而未及實施即胎死腹中。自茲以後,連這樣的思維都無緣存活,鎖國政策則愈演愈烈,台灣經濟自是每下愈況,毫無起色。

到底是什麼走向呢?說穿了極為簡單,就是台灣的中上游與周邊產業過去對國內加工出口業的支援,隨其四處飄零、開枝散葉,向全世界各個開發中國家快速擴散,而將支援的巨網向每一個國家伸展。毫無疑問,這樣的支援網絡必須由近而遠、由親而疏;因此,至少在開創初期,供應中上游原材料、零組件、機械設備,運籌周轉、諮商輔導,乃至直接經營操作、布局調度,會以台灣鄰近的亞太地區各國為主。這正是「亞太營運中心」原本的精義。更由於海峽對岸乃是最先進入此行列者之一,不僅與台灣的地理與文化距離最近,而且挾其超大幅員、勤奮勞力與有效的統治機制,更是全球公認的世界工廠;因此布局中國大陸,不只是台灣不可忽視的選擇,也是台灣可以領先群倫的重要籌碼。

但20年來,在不恤民命、不顧惜國家命脈的倒行逆施之下,太阿倒持,將此發展利器拱手讓人,綑縛企業菁英的手腳,不許他們施展身手;政府的做為,只是不顧一切與這個注定的方向對抗,坐令台灣在對岸動力最強盛時痛失良機,迫使台灣在競爭日趨激烈的全球經濟大環境中,徬徨歧途、走投無路。

馬政府上台,不再受台獨意識形態的綑縛,表面上似乎打破了魔咒,讓台灣掙脫枷鎖,可以奔向正途。但由於氣魄不足、效能低落乃至瞻前顧後,八個月來,除了形式上的大陸觀光客來台與包機直航之外,並未見到具體的進展。然而形勢正快速變化,東協與中國大陸的經貿互動,隨著明年東協加一成形,會大幅向上躍升,屆時在關稅的顯著差異之下,台灣的石化與機械業都將首當其衝;等進一步的東協加三實現,將我們的主要對手日、韓均納入,等於將台灣自亞太地區驅逐。我們也曾試圖與其他貿易夥伴如美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但形勢十分清楚,只要中國大陸這一關衝不破,一切免談。

在馬總統的呼籲之下,對岸高層已同意與我們協商本質上類同自由貿易協定的「兩岸綜合經濟合作協定」(CECA),並訂為今年上半年的協商重點。如果台灣要跳出歧途、擺脫迷航,這是唯一的出路。然而以今日甚多民眾長期被意識形態迷惑、馬政府統御能力薄弱的現實,三、五年之內,都看不出突破的可能。迷航20年的台灣,可要繼續飄泊下去?可憂的是,連這樣的時間都屈指可數了。


  • 留言請注意騜城內的和諧,維持善良的風氣。
  • 有新聞或文章要分享請以連結代替轉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