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悲歌:起薪不如十年前

聯合報 /2007-04-19 /社論

勞委會最近公布社會新鮮人起薪統計,宣稱漲幅創下近三年「新高」。但如果想聽實話,大學畢業生起薪兩萬六千元,其實比十年前台灣的大學畢業生平均起薪還低。「新高」的數字魔術,掩蓋不住台灣社會在時光隧道中「倒退十年」的真相。十年前,大專畢業生初進職場,輕易就能領得三萬月薪;如今,年輕人不僅工作機會變少,薪水還不增反減。若把每年百分之二的物價上漲率計算進去,大學畢業生薪資實已不到十年前的八成。簡單地說,新世代年輕人面臨的是一個「家道中落」的台灣,閃亮的台灣經濟奇蹟已成明日黃花。

如果台灣看不到自己的倒退,就請看看左右鄰國。日本大學畢業生平均起薪約五萬五千元台幣,香港、新加坡和南韓都超過四萬元;台灣不止敬陪末座,而且遠遠落後。尤其南韓,十年前社會新鮮人的薪資與台灣同屬中段班,但它近十年名目薪資成長超過五成,台灣卻原地踏步。一抬頭,我們看到的只是人家衝刺揚起的塵埃。

高等教育投資培植的人才,卻無法從就業市場獲得相稱的回饋,追根究柢,是台灣在市場需求和人才供應兩端都出了問題。台灣的大學教育十年來極盡開放、快速擴充,大學錄取率超過九成,研究生一年亦逼近廿萬人,人才供給端的膨脹遠超乎計畫。此時,如果台灣經濟發展也能保持等速成長,即足以吸收這些人力;可惜,我們這一階段的經濟陷入本土迷思,鎖國僵化,壓抑了企業開拓的雄心,也澆熄了經濟成長的火力。人才供應端的加溫,遇到市場需求端的熄火,結果是導致了高等教育成果的十年貶值,而我們現在看到的恐怕還未到谷底。

十年的變化,不是屈指一瞬的事,也不是錯失一個環節就奄忽間一敗塗地;台灣十年的停頓與失落,是一次又一次錯估形勢、一次又一次政策失誤所造成。從李登輝的「戒急用忍」到陳水扁的「積極管理」,若只視為兩代主政者對兩岸政策的保守思維,未免過於輕忽其為害之深重;可怕的是,十年來全球經濟快速整合,台灣卻獨抱冷戰時期的對峙心態,自外於全球化潮流。主政者自以為能以「獨」抗「統」,其實是以「本土化」排斥了「國際化」。試問:台灣的大學畢業生被貶低的工作價值,難道不是在我們忽略的國際競爭中失卻的嗎?

這一代年輕人,是在富裕的環境中出生、成長,但蛻去幸福、舒適的青少年期,他們卻迎頭撞上低薪資、高失業的社會門板。這種「先甜後苦」的倒退人生,何其殘酷!

這些年輕人應該要問:是誰竊取了他們的願景?撇開人力培植與經濟發展的失衡不談,僅看近幾年執政者的自私與浮誇,為討好特定對象的預算一編數百億,綁樁買票的建設經費一擲百億,主政者面對財政赤字累累,從來臉不紅氣不喘。這些,不都是在透支下一代的未來?包括最近朝野競相加碼的老農津貼,價格已喊至每月萬元;政客買票,債務卻留給後人買單,年輕世代果真要默默承受嗎?

十二年前許信良提出「新興民族」概念時,即使不同意其主張的人,也不能否認台灣正處於一片向榮好景。但曾幾何時,台灣不僅失去了昔日的榮光,失去了蒸蒸日上的動力,卻呈現十年衰退的老態。今昔對照,台灣容顏和氣勢的變化,從「台灣錢,淹腳目」到「大學生找嘸頭路」,能不讓人心酸?
事實上,這十年,台灣若能保持平均百分之四到五的經濟成長,我們大學畢業生也可以和港星韓一樣拿到四萬月薪。可惜,這麼低調的要求,也被大話連篇的主政者給毀滅了。台灣家道中落,卻只換得統治者變成大富大貴,年輕世代面對自己的艱難人生,要問誰討公道?

危機中靠自己找出路

聯合晚報 /2008-10-20 /社論

股市持續探底,經濟持續不景氣,越來越多人擔心這一波不景氣會帶來經濟衰退,全球資本主義再一次面臨嚴峻考驗。等待經濟景氣復甦,是每一個人的期待,但是如果景氣在短時間內無法馬上復甦,且人已處於困境中,你要怎麼辦?

經濟不景氣,大家都要求政府快端出有效政策。政府是該做點事讓景氣恢復,或者說是讓景氣快一點恢復。但現在的問題是,各國政府法寶盡出,仍有束手無策的時候,因為現在已是全球資本主義的問題。

在全球化的環境之下,面對盤根錯節的經濟和金融問題,單一政府的作為效果有限。即便是美國這樣對全球經濟舉足輕重的大國,也是焦頭爛額。期待政府拿出解救經濟的良方,不太可能立竿見影。現在的情況是,在危機中,民眾必須要自己幫助自己了。

未來一段時間,可能還會有更多的工廠、企業關門,可能有更多人失業。最近很多媒體開始挖掘「不景氣中如何自救」的故事,有些上班族拚命進修考證照,希望增加一技之長;也有失業者在短暫消沈之後,咬著牙自己另尋出路。這幾天報紙刊出「航空公司座艙長開早餐店」的故事,就是很好的啟示。任何人只要自己不放棄,就算在困頓中,只要願意放下身段,願意動腦筋找創意,付出更多努力,還是會有出路。

電影「海角七號」的熱潮還在繼續延燒,導演魏德聖在最困頓的時候,如果沒有堅持下去,如果沒有在困頓的時候不斷找靈感,今天我們也沒有機會欣賞到這樣好的國片和一個動人的故事。光靠政府的國片輔導金制度,不可能會有這樣的結果。這樣的歷程,如今已得奧斯卡獎的大導演李安也曾走過,可見危機和困頓亦可能是成功的動力。

這個世界變得太快,快到超乎人們的想像。現在已經沒有「鐵飯碗」、「金飯碗」這些名詞,以前從來沒有想到會失業的行業,現在都有可能裁員。這一波不景氣何時結束,沒有人知道,危機隨時存在。誰能堅持下去,誰能在危機中想出創意,誰就有機會度過危機。如果只等著政府讓景氣恢復,等著政府端出政策救自己,恐怕就要在這一波經濟大浪中被淹沒了。危機中,大家加油,還是要靠自己!


  • 留言請注意騜城內的和諧,維持善良的風氣。
  • 有新聞或文章要分享請以連結代替轉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