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元買最後的尊嚴

洪蘭 /2007-04-01 /《遠見雜誌》250期

文/洪蘭(陽明大學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

餃子店的老闆常用舊報紙包冷凍水餃,我在煮餃子時,便順便看一下報紙,不浪費時間。

有一天看到一個讀者投書〈生命最後的尊嚴〉,原來一位男士失業,一家四口用100元過一天,這位讀者去他家時,偶然在他的撲滿裡看到一個50元的硬幣,就拿起來搖一下,男主人靦腆地說:「那是生命最後的尊嚴。」

當時,他並沒有聽懂這句話的意思,以為表示家裡還有點儲蓄,後來在電視上看到這位男士帶著孩子燒炭自殺了。

他去他家,看到那個撲滿空了,桌上有張發票:炭,50元。他才瞭解那天「生命最後的尊嚴」是什麼意思。

這真是悲慘,令人不勝唏噓,就像上戰場的勇士留最後一顆子彈給自己一樣,讓自己能有尊嚴地離開這個世界。

翻過報紙,另一面是財大氣粗的大老闆擁著兩位美女,說他們公司尾牙花7億,頓時覺得這版面很刺眼,急忙跳過去,真是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再翻過去,看到今年花燈要花1.3億,政府要薄海歡騰、普天同慶。這時只覺得很憤慨了,人民已經在用最後的50元來維持他的尊嚴了,政府卻還拿著人民的血汗錢在做繁華的假象,像這樣的新聞,實在是看不下去。

政府的錢應該用在為老百姓謀福利上,最基本的福利就是人人有飯吃。飯都沒得吃,點什麼花燈呢?燈應該點在老百姓的心中,不管這個世界多黑暗,只要老百姓心中是亮的,這個國家一定有前途,假如表面上歌舞昇平,老百姓心中泣血,這假象又能維持多久呢?

務實的教育政策才能點亮心燈

從神經學上,我們知道要改正一個行為,不是說NO就可以使這個行為不發生,還必須找出要的行為,用要的行為去取代不要的行為。今天政府只是宣揚不要自殺是沒有用的,必須替人民找出一條生路,他們才會不自殺。

目前政府有兩件事必須要做,一是整頓治安,許多人被地下錢莊逼得走投無路,或一生積蓄被騙光而選擇自殺,政府應大力掃除詐騙和討債集團,先把前門的狼跟後門的虎去除,然後從務實的教育做起,給人民一技之長。

現在世界的潮流是非技術性的產業外移,移到印度、巴基斯坦、越南等工資低廉的地方,剩下來的是技術性的產業,國家的經費應該投資到提升國民的技能上,以維持國家的競爭力。

但我們的教育沒有趕的上時代的需求,政府常說財政困難,要削減教育經費,關掉偏遠小學,但是卻有錢辦花燈來討好選民,專做煙花一現即逝的「燒錢」事,我們應該把這些錢用到基礎教育上,使國家強起來。

「富在山中有遠親」,當國家富強時,不論叫什麼名字都有人上門來做生意。

莎士比亞不是說:「名字是什麼,玫瑰換成別的名字一樣地香?」

把納稅人的錢用到教育上,提升國家的競爭力,冰島、芬蘭、愛爾蘭都是我們的榜樣,國家強了,人民有飯吃了,燒炭自然就絕跡了。希望在這新的一年,政府能以蒼生為重,用務實的行動,點亮老百姓心中的燈。

與其抱怨,不如放眼未來

洪蘭 /2008-09-10 /《天下雜誌》405期

文/洪蘭(陽明大學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

沉溺於抱怨,只會驅走身旁的朋友。為何不放眼未來,用正向思考面對每一天呢?

開學了,又一批新生進來。因為人際關係與溝通技巧是現代社會成功的第一要件,所以我們借了一個同學在礁溪的老家,去那裡泡湯、埋鍋造飯、大灶燒水,過一天童子軍的生活,讓大家彼此認識。在大家很快樂地淘米、洗菜時,我注意到有一個學生總是一個人,如果她走過去想加入這個團體,雖然一開始時她在這團體內,但是一轉眼,她又落單了,好像打不入核心。

吃完飯,大家去散步時,我就特意找了她同實驗室的人來問。學生說,因為她喜歡抱怨,聽久了,大家心情都不好,心情不好,影響讀書的效率,所以就對她敬鬼神而遠之了。我想起她進實驗室後,第一次跟我說話就是要求換椅子,說不符合人體工學,坐了不舒服,還告訴我,學校有責任提供她一個安心讀書的環境。想不到一個聰明、漂亮、有能力的人會被這種人格特質打敗。

抱怨趕走朋友

我在美國讀書時,有一次去一個父執輩的教授家中吃飯。他告訴我,嫉妒是人的天性,中國是個苦難的民族,人人都受苦,有人日子過得好一點時,別人常會眼紅而惡意中傷,所以長久以來,中國人學會了把不好的地方講出來,以消除別人心中的嫉妒,但是這種話在別人聽起來就像是抱怨。美國人不喜歡聽抱怨,老闆東西交下去後,他要的是成果,不是過程中的挫折。他說,抱怨就像口臭一樣,自己從來不覺得,但是別人受不了。一句話從我們口中出來,自己聽到了叫抒解心情,別人聽到了就變成抱怨。人都是只注意到別人的口臭,不會覺得自己口臭,所以他告誡我不可在別人面前抱怨,人喜歡跟快樂、笑口常開的人在一起,因為心情是會傳染的。他說,抱怨久了會找不到朋友,在美國這個社會,沒有朋友,你可就真的有事可以抱怨了。

事隔多年,這位老前輩已經作古了,但是他的話真是金玉良言。在台大時,有一次英文課,老師放了羅伯.甘迺迪的競選演說,他說,「有些人看到目前的情況,問:為什麼是這樣?我則是夢想到未來的景象,我問:為什麼不是這樣?」

看到八三○遊行,我不免想,為什麼要沈溺在抱怨聲中呢?八年的沉痾不是三個月的藥可以起死回生的,為什麼不用正向的眼光來看未來呢?在生理上,出力時是無法出聲的,拉縴的人都很安靜,因為他要用力拉著沈重的大船向前行。他們會告訴你,只有用力向前行才能到達彩虹的另一端。


  • 留言請注意騜城內的和諧,維持善良的風氣。
  • 有新聞或文章要分享請以連結代替轉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