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共路線

中時晚報 /2002-04-17 /小社論

以行政院為最高行政機關之憲法規定,陳水扁總統至今不能習慣,縱使他在幕後可以選擇性地介入,難免仍有隔閡。而這兩年國會又藉由監督行政院來間接制衡他,致使總統一直有權力難伸之怨。於是,總統準備兼任國會最大黨之黨主席,統一事權。

陳總統多次表示,自己既是直接民選,就該享有權力,所以主張修憲成總統制。但末屆國民大會砍掉了修憲機制,所以一時無法修憲。故起初他只好透過各種憲外機制,來向行政機關奪權,後來更縱容行政機關一再擱置立法院決議,結果似乎依舊不能隨心所欲。

現在他一不做,二不休,屣棄自己守憲、尊憲、護憲之天職,轉而倡議修憲,除了企圖增加總統權力外,竟然還侈談改革國會。殊不知國會主權是民主之基石,國會改革只能委諸國會自身,或選民公意,總統豈能指指點點?

一旦兼任黨主席,總統不再超然,則元首統領百官並調和五院之無上道德高權,頃將崩毀;內閣俯首稱臣,則行政領導立法並接受監督之責任政治機緣,立遭封鎖;立委爭食西瓜,則國會各派協商並形成多數之相互試探動機,當即消散。對陳總統而言,這些憲政危機不是危機,而是他兼任黨主席的目的。

中共也架空作為最高權力機構的人民代表大會,也搞黨政一條鞭,也自以為政府是透過選舉產生,也用情治單位威逼新聞自由,也向來在憲法外另闢決策途徑。揆諸陳總統近來所倡言之新中間路線,充其量只能稱為是新中共路線。

馬英九示弱? 

中國時報 /2009-04-13 /短評

大概很少有那個國家的政府,像台灣這樣,連「黨政同步」這樣理所當然的事,都沾沾自喜,足見馬政府執政,國民黨確實造成不少困擾。

民主國家施政,像我們這樣,政黨扮演這麼大角色的,確實不多,就以美國為例,歐巴馬無論提出紓困方案、或是提名各項職務人選,他必須尊重國會,但很少聽到民主黨扮演重要角色,當然,美國是總統制,政黨又屬柔性政黨;但即使同樣是雙首長制的法國,只聽過總統或是總理決定大政,黨機器不會在施政時扮演角色的。

相反的,馬政府提出政策,從地方制度法到陽光法案,卻處處顯得黨政對立,大家擔心得到五成多選票的馬英九總統,只能困坐總統府,才會不顧過去一黨獨大的憂慮,出現總統兼任黨主席之議。

不過,參照法國的例子,法國總統未必兼任黨主席,但是很少聽到政黨會敢隨便作怪;確實,馬英九兼不兼任國民黨主席,並非關鍵,只要他能想辦法約束國民黨,不要為惡,不論誰當黨主席,其實無關宏旨。

台灣兩大黨列寧式的外造政黨型態,在逐步邁向民主化的今天,是否還有必要維持,長期是可以討論的,但在現階段,馬英九至少可以利用人民對國民黨的恐懼,好好發動一波黨內檢討,至少,讓國民黨了解,除了選舉時,自己只是輔助的角色,不該喧賓奪主。  


  • 留言請注意騜城內的和諧,維持善良的風氣。
  • 有新聞或文章要分享請以連結代替轉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