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落差社會如何兌現幸福經濟支票?

聯合報 /2007-12-27 /彭禎伶、薛翔之 /社論

歲末充滿節慶氣氛,連候選人也趕場湊趣。謝長廷日前參加了一場「我愛台灣、幸福PARTY」晚會,以「幸福經濟」的主題向台灣青年開出支票,包括:年輕人有房子住,租到便宜房子,人人有工作,不要成為債務奴隸。謝長廷說,政府應該鼓勵年輕人追求夢想,不應該只鼓勵拚命賺錢;政府有責任提供快樂的環境給年輕人,幫年輕人圓夢。

這是民進黨過去總統大選的「希望相隨,有夢最美」口號的翻版。不過,與此相對照的社會氣氛卻大不相同。台灣就業市場最近出現了一些新趨勢與新名詞,都是根據主計處和人力調查相關資料而來。例如「跳跳族」,是指工作更換頻繁的族群;根據人力銀行業者最新調查,今年的應屆畢業生有將近四分之一至今未找到工作,淪為失業族,有正職工作者也有四成八離職求去。另外則是主計處最新調查顯示:今年「非典型就業」的部分時間工作者人數高達二十五萬兩千人,創歷年新高。

狂歡派對主角的年輕人,可能也是當今台灣最感徬徨的一個世代。人力資源業者針對畢業五個月的應屆畢業生進行的問卷調查發現,不僅二成三到現在仍未找到工作;即使找到工作,薪資也偏低,大學學歷平均只有二萬三千元,碩士學歷三萬四千元;低薪資成為青年工作不穩定的原因之一。此外,主計處調查所發現的部分工時工作者人數飆升,則是近兩年的現象。九十四年只有十萬人左右,但景氣急凍,去年即超過二十萬人,今年再創新高,而職場品質卻越來越差。台灣是世界工時最長的國家,近五年的平均時薪幾乎零成長;但即使最低時薪調整為九十五元,計時工卻反而擔心企業主將減少聘用人力。

學者對這些職場現象表示憂心,因為向下沈淪的不但是經濟景氣,也是一整個世代的前途與信心。以如此低的薪資水準,在現今物價飛漲的環境中,勢必生活辛苦,造成青年對前途和未來愈來愈沒信心。更糟糕的是,年輕人萬一短時間內找不到適合的工作,很容易因挫敗淪為長期失業者,陷入貧窮、濫用藥,甚至犯罪、自殺等惡性循環中。這不是出自象牙塔的危言聳聽,而是前車之鑑的嚴厲教訓。

日本自泡沫經濟發生之後,負面影響從經濟面擴展到社會結構面;自殺人數、失業族、打工族和約聘人員、乃至家庭暴力的個案,都同步遽增。在青少年層次,則出現了放棄學習的學生,和大學畢業後的「單身寄生族」。日本社會學家山田昌弘轟動一時的「希望格差社會」,就在描述年輕人之間這種「失去希望,也就是認為即使努力也不會有回報」的心理現象。隔海與此間看似無關的情景,如今是否也在台灣滋長?採用中研院二十年來調查台灣社會變遷的資料所進行的研究顯示,民眾對於「除非碰上好運,一個人很難升官發財」、「人與人之間再也沒有可靠而值得信任的關係了」等問卷題目的回答,呈現出民眾對自己人生的「控制感」和感受的「社會支持度」越來越低的趨勢。在日本因原先穩定的升學、就業管道搖搖欲墜所造成的「希望格差社會」,在台灣是否也複製產生了具有嚴重「希望落差感」的青年世代?

謝長廷在此時所開出的「青年有工作,有房住」的支票,應是針對時下青年「薪資低,沒工作,寄生族」等現象所提出,儼然是畫餅充飢。因為,問題不能倒果為因,而是該如何對症下藥;「青年有工作,有房住」不是能即期兌現的支票,反而應追問「薪資低,沒工作,寄生族」等現象是誰人執政所種下的果。總統候選人承諾的「幸福經濟」顯非一蹴可幾,誰能帶領台灣走出「希望落差社會」的困境?

今年辛苦一點,但不必太悲觀

聯合晚報 /2008-07-17 /社論

「鬱卒啊」的氣氛已經瀰漫幾個禮拜了,今天的股市表現,才稍稍讓人覺得恢復了一點元氣。

經濟上,今年會很辛苦,這件事,大家都感覺到了。國際油價居高不下,美國次級房貸風暴持續發展,還有全球性的糧荒問題刺激民生物價節節上漲。這些都是讓台灣經濟好不起來的關鍵因素,而且又都是台灣本身沒什麼力量可以改變的外在因素。

辛苦,是無可逃躲的現實。不過此時此刻,台灣需要在辛苦中保持樂觀,從樂觀裡生出奮鬥力氣,進而改善辛苦的程度,或縮短辛苦的時間。

第一,在普遍的困境中可以看到,台灣並沒有比別人差。大環境是個考驗,但不管考驗再怎麼嚴峻,我們必須充分利用惡劣環境中所有可能的資源。八年前,民進黨政府初上台,也碰到了經濟上的衰退潮流。在困難中,民進黨政府仍以意識形態掛帥,除了核四大風波之外,還實施鎖國政策,結果寫下台灣現代少見的負成長紀錄。

還好,現在的馬政府,雖說「馬上還沒好」,但至少願意在兩岸經貿關係上大膽嘗試開放路線。日前的放寬投資大陸上限的政策,對「渴望燕子帶來春天」的業界而言,是一項「遲到總比沒來好」的利多消息。馬政府進一步應往全球布局的其他面向,同樣積極地開發探測,不要造成過度依賴兩岸關係的憂慮。

第二,這兩天油價大跌,帶來一項訊息,就如各國領導者都在喊話的重點,民眾應建立信心,理解危機的真實幅度,冷靜地為風暴後的局面預作準備。不管是油價或糧價,有其長期結構問題,也有其短期炒作造成的效應,各國如今都把「炒作油價的投機客」當作共同敵人。此刻最重要的是不要過度反應。政府應有對策,面對油價的長期結構問題,必須開發替代性能源,努力在這個領域獲得技術突破,除了解決長期以來過度依賴石油的問題外,還能以此作為下一代台灣產業的重要轉型方向。

股市的漲跌表現,只要不是出於國家本身的經濟基本面問題,都應視為短期的風風雨雨。台灣仍有基本優勢所在,無須在一時黑暗的情勢下自己嚇自己。天總是會亮,讓我們期許:天再亮時,我們會跑得比別人更快更漂亮!


  • 留言請注意騜城內的和諧,維持善良的風氣。
  • 有新聞或文章要分享請以連結代替轉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