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美國農業部長致敬

中國時報 /2003-12-26 /陳俊欽

美國爆發第一例狂牛症,在檢體送往世界衛生組織做最後確認之前,農業部長已緊急召開記者會向世界宣稱了這件事情。在一般人眼裡,也許不知道狂牛症在醫學上的重大意義,更不能理解為什麼美國要這麼快公布這個消息。但事實上,深知內情的,除了能對美國農業部長的態度表示敬佩以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心中的感覺。

狂牛症的病源不是細菌,不是病毒而是一種「超病毒」,它是極度罕見的感染性蛋白質病源,在神經醫學或精神醫學當中,都是一種幾近人類知識範疇邊界的病源。它的潛伏期高達數年之久,這代表著,沒有人真正能分辨誰已經受到感染,一隻牛的感染,可能意味著不知多少牛隻或人類已經受到感染。而且它攻擊的對象,是以中樞神經為主,無藥可治。換言之,它是比病毒還棘手的敵人,現在連它破壞組織的過程,都還沒有辦法確定。很多患者往往因為精神錯亂被送到精神科求治,也被當成精神病患治療,幸運的患者會被發現,轉送到神經科去進一步研究。但是即使證實了這個疾病,結果還是一樣無藥可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患者一步一步走向死亡。面對這個疾病,抗生素是無效的,疫苗是無效的,類固醇也是無效的,連身體的免疫力都不見得有能力對抗這疾病。

事實上,這類「超病毒」的發現,根本上也震撼了整個醫學界,人類猛然警覺到有這麼一種超越人類知識的東西會造成人類的死亡。面對越來越毒的細菌,人類可以加緊抗生素的研發;面對飄忽不定的病毒,人類可以發展疫苗;甚至面對愛滋病,人類都可以從反轉錄的過程加以還擊。只有這種「超病毒」,人們連想到方法都還沒有。對於政府部門而言,公布一個超越愛滋病的絕症,而且承認無法控制,需要多大的勇氣!這等同自殺性舉動,對於美國的經濟有多大的損害?

試想:連美國都沒有能力確定此症,還要送到英國第三次檢驗,那麼世界上有多少國家有能力檢驗?就問政府部門一個問題:倘若美國將此症祕而不宣,然後將大量的帶病牛肉賣到台灣,我們的衛生部門有能力保護民眾嗎?此症是有能力潛伏數年的。今天一條牛發病,代表過去不知道有多少牛已經染病,也可能在渾然不覺的狀況下被人類吃進肚子。今天衛生單位連超市架上的美國牛肉該不該撤架,都還猶豫不決。難道要等五年後,民眾一個個發病,被送到精神科當精神病患治療,等治療無效後,又送到神經科,最後在狂亂的狀態下等死嗎?加熱到幾度,能夠確定破壞該病源?什麼屠體,確定不會傳染本症?最近曾經食用未全熟的美國牛肉者,應該怎麼做?我想,再過幾個月,政府還是說不出個所以然的。

看來在台灣的政客文化下,民眾除了能消極地停止食用美國牛肉外,大概也不能怎樣了。

 牛肉防線退守? 錯在未及時釋疑

中國時報 /2009-10-26 /陳洛薇 /台北報導

政府開放美國帶骨牛肉進口,引發食用風險的質疑聲浪。知情人士指出,今年五、六月間,台美針對此議題達成初步共識,其中,牛內臟有兩部分,我方當時設定的防線,就是不開放牛腦、頭骨、眼、脊髓等牛內臟,這道防線並未因台美談判退守;但衛生署第一時間未能釐清釋疑,才釀成一場牛肉風暴。

官員指出,美國對FTA的授權已結束,台灣要與美國發展雙邊貿易,現在正由貿易與投資架構協定(TIFA)的架構下,用堆積木的方式,將雙邊貿易協定、避免雙重課稅協定等實質內涵,一步步堆建起來,未來談判層次至少能夠提升到次長級對話。

衛生署長楊志良今(廿六)日將赴立法院接受「美國牛肉大會考」,府方高層坦言,政府在政策的溝通宣導,應該更加強,楊志良今日將向立法院說明美國牛肉的把關配套措施,相信他會有詳細的說明,讓社會大眾安心。

知情人士指出,這場美國牛肉風暴,肇因於社會大眾對於開放牛內臟的部分不清楚,事實上,牛肉內臟有兩部分,這次開放的是牛雜部位的內臟,在安全檢驗數值上,它和帶骨牛肉一樣沒問題,未來進口後,政府會有很多程序把關檢驗。

另一部分的內臟,則是有神經系統的牛內臟,包括脊髓、牛腦、眼、頭骨,不僅我國政府不開放進口,歐美也不開放進口,台灣民眾本來也就不太吃,而這是我國政府一開始就設定的重要防線,「一開始就設定不開放進口」,這道防線自始至終都未退守過。

知情人士坦言,對台灣而言,台美關係當然很重要,美國人相當重視牛肉進口議題,在考量台美關係、台美貿易正常化,以及民眾食用安全的情況下,政府遵循國際標準,以及鄰近的韓國開放的標準,最後才同意採取和韓國相同的標準開放美國帶骨牛肉及部分牛內臟進口。

他指出,台美貿易正常化,台美關係當然會有大進展,過去我方積極爭取的免簽證、台美引渡協定、軍購,都是關係改善的指標,但和開放美國牛肉並無直接關係,更不是所謂的交換條件。

 


  • 留言請注意騜城內的和諧,維持善良的風氣。
  • 有新聞或文章要分享請以連結代替轉貼文章。